导航
关闭

华山新闻快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指导 - 正文

对离婚冷静期的冷思考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0 浏览:
歌乐法评
对离婚冷静期的冷思考
张力

  

  

  

  随着近年来我国离婚率的逐步攀升,如何通过政策与法律手段限制“草率离婚”、维护家庭稳定,便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为此,我国民法典草案新增了“离婚冷静期”制度:“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间届满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离婚冷静期并非新鲜事物。不少国家与地区都曾为应对轻易离婚对婚姻家庭体制的威胁而在离婚程序上增加门槛:如韩国、英国等国的“离婚冷静期”“离婚熟虑期”,又如德国、瑞士、意大利等国将分居作为离婚的前置条件。近些年来,我国一些地方的法院和民政部门在实践中也试点了不同版本的离婚冷静期,本次立法即是对这些试点的法律总结。

  但凡事皆有两面性。结婚自由与离婚自由在婚姻法上是被同等关注与保障的婚姻自由,并无孰轻孰重,更不存在法律上的“离婚歧视”。现代婚姻法对婚姻自由的主要干预目的与功能所在是确保婚姻自由意志本身的真实性,而既非确保结婚与离婚动机的“理性”,更无力确保男女感情的维系。那么,离婚冷静期制度对离婚“冷静”与“理性”的要求就是相对的。申言之,对感情确已破裂或其他导致婚姻关系存续障碍的共识,只能由夫妻双方基于对共同生活事实的亲身与个性化体验而作出,而既不能由他人代为判断,更无法由立法机关与社会管理部门来决定,由此也就很难从外部形成用于判断离婚意愿是否“冷静”的时长标准。

  然而,离婚冷静期的法律逻辑恰恰是“一刀切”的,用从某种外部规定的时长标准来推定夫妻离婚意愿的“冷静”程度。为防止对离婚自由的不当干涉、防止片面以家庭稳定要求压制与取代夫妻对个人幸福的正当追求,笔者认为,应当明确离婚冷静期的具体适用对象、条件及除外情形:其一,离婚冷静期制度适合因草率离婚可能威胁家庭成员利益保障的情形,如未有效安排好子女与老人的抚养与赡养情况下的草率离婚。其二,离婚冷静期可尝试挽救婚姻基础关系先天不足的“闪婚”。现实中的冲动离婚不乏缘于男女双方因冲动结婚而欠缺相互理解与包容。离婚冷静期的介入可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双方有更多时间相互磨合,为婚姻存续创造机会。但也要看到,既然草率结婚是草率离婚的重要诱因,那从防患于未然的角度就应当增加规定“结婚冷静期”,从起点上提高婚姻质量以减少草率离婚的发生率。其三,对于经历较长时期婚姻生活的“老夫老妻”,触发其作出离婚决定的表面诱因固然可能是生活中“偶然”的“琐事纠纷”,但真正促使双方离婚意愿形成的根本原因,却往往是在经年累月的家庭生活中双方对共同生活质量不满的日积月累,与对婚姻存续否定性评价共识的达成。此时夫妻离婚意愿往往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此情形不宜适用离婚冷静期,或至少应考虑在现有离婚冷静期基础上缩短期限。其四,离婚冷静期不应适用于存在现实与急迫的婚姻关系存续障碍的情形。当有证据证明:在夫妻之间、夫妻一方存在对未成年子女或对其他家庭成员的家庭暴力的现实情况或高度危险;夫妻一方存在赌博、吸毒等严重损害共同生活、子女教养和老人赡养的恶习且难以戒除;夫妻一方患有可能严重威胁对方与子女身体健康的传染性疾病且难以治愈;夫妻一方存在转移隐匿夫妻共同财产的事实或重大风险,等等情形时,离婚冷静期的适用不仅不能促成家庭和睦与社会稳定,反倒会人为延迟婚姻家庭关系中受害方通过离婚获得自救的时点,由此可能恶化受害人境遇,激化夫妻之间及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甚至造成难以挽回的严重后果,故此种情况下不应适用离婚冷静期。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

相关文章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